all瑶all大逃猜

每篇限猜一次,竞猜在文章发出48h内有效

曲江临池柳

曲江临池柳 

设定清奇,邪/教盛行,大量魔改,不适绕行。 

    云萍城来了个奇怪的人。 

    一袭月白长衫,面容精致一身贵气的公子,偏偏爱往那风月场所去。 

    公子出手很大方,点的却不是时兴花魁,都是些在楼里许久的“老资历”。也不做别的甚么,只是叫人弹一首曲子。 

    隔着做工粗糙的屏风,公子白玉般的手上捧着一盏热茶,水汽袅袅升起化在空气中。 

    花楼里姑娘们的琴技多是锦上添花,权当助兴,做个唬头,顶破了天也就是个中上水平,实在称不上有多好。公子也不做个表示,只静静的听着。 

    待到手中那盏热茶凉透,递给姑娘一个锦盒,姑娘也就自己退下了。 

    盒子里的东西有时候是做工精致的金步摇,有时是成色极好的翡翠镯子或者是枚夜明珠什么的。 

    都是些金贵的物什。 

    那人的表情也不见有什么变化。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怪谈。 

    魏无羡决定会见这个怪谈的当事人。 

  # 

    “原来是孟兄啊”一身玄衣,拎着壶酒的夷陵老祖像是远道而来的故友一样自然的进了院子。 

    月光下烹茶的孟瑶,缥缈得像是画中人。 

    “观魏公子的模样,想来是重新结丹了” 

    平心而论,夷陵老祖那张皮囊,确实是极为俊朗的。如今重新结了的丹,身上似乎也恢复了一些少年气,仿佛又是那个丰神俊朗的云梦少年郎。 

    不知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魏公子夜半而至,莫非只为喝杯茶。”换作从前,他大抵还会拐着弯子来套话,但那样实在太累了。从前的金光瑶会那样做,现在的孟瑶不会。 

    “孟兄真是……”他像是想到什么很愉快的事,后面的几个词却是淡的几不可见。 

    “想来讨个答案,孟兄当年为何还那么大的代价,替我重返修仙道?” 

    这天底下何时有免费的午餐 

    孟瑶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就这样看着他。院中只点了一盏灯,淡黄的光晕在对面少年的脸上,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灯下看美人” 

    魏无羡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是一汪泉水般澄澈,无论世事如何,总是无法叫其浑浊起来。 

    千帆阅尽,归来他仍是翩翩少年郎。 

    为什么帮他呢? 

    孟瑶笑了,很浅很淡,像是月光下悠然绽开的昙花徒留芬芳。 

    “大抵,是因为魏公子生的好看吧。” 

    不光是魏无羡,连正在兴致勃勃看直播的群聊成员们都齐刷刷的懵了。 

    『九公子:这个答案真的是很清纯不做作』 

    『妲己:妾也生的好看,瑶瑶看看妾吗,妾比他好看多了。』 

    『玄女:?』 

    魏无羡被他一击直球吓到,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孟瑶斟了盏茶予他,却恍然发觉这番姿态,像极了一位故人。 

    他又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另外一个少年,一个如今已经不存在的少年,一个因为献舍再无来生的少年。 

    莫玄羽 

    他将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很好,可惜对面坐的是夷陵老祖,一个同样敏感并且时刻关注着他的人。 

    又来了,魏无羡有些苦恼的想,阿瑶究竟透过我在看谁呢? 

    嫉妒包裹着他的心脏,让他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跟人告白。 

    可他不敢。 

    于是一身酒气的少年只好半真半假的借着酒劲抱住了心上人。 

    “阿瑶,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灼热的呼吸喷在脆弱的颈脖处,酥麻且痒。 

    『玄女:这个眼神是在看心上人,我不会认错的。 

      妲己:妾不喜欢他的眼神,瑶瑶难道忘了我们在百凤山…… 

      沈九:同是男子,有何可惧? 

      系统提示:向天打/飞机向沈九发送指定红包《春山恨》 

      沈九:? 

      沈九已领取《春山恨》 

      沈九:艹 

      金光瑶:魏公子未来有道侣的。』 

    这世上当真有因果。 

    譬如金光瑶自己,原本应当魂飞魄散,这世界自然也就没了他这个人。可惜他得了机缘,阴差阳错入了一个『万界交流群』于是得以保全魂魄。 

    但是他原先存在过的痕迹已经被抹的干干净净。 

    所以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时,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出现两个他。 

    因为他是不该存在之人,在此方天道之外。 

    相驳又相融。 

    那么原先与他密切相关之人的命数,自然会发生改变。 

    比如孟诗。 

    今日来弹琴的是个小姑娘,不过也才十五六岁。他皱了皱眉,听到姑娘琴声的那一刹突然愣住。 

     “这琴技,你是跟谁学的?” 

    那位神秘的孟公子给花楼里的一位姑娘赎了身。 

    不出一日,这个消息就被秘密送到了各大家族族长的手中。 

    射日之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关于这位公子的传闻一直未曾间断。 

    坊间传闻他单枪匹马斩杀温若寒,一下子扭转了战局。 

    人云亦云,坊间传闻又有几分可信? 

    “你来啦”伏魔殿的大门关上,只有那个久居高位的男人,静静的在那里等着他。 

    他们甚至一起下完了一盘棋。 

    孟瑶没问温若寒为什么会知道他,记得他? 

    温若寒也没有对他当年的选择提出任何问题。 

    这对跨越了生死的师徒只是一起下了一盘棋,就像曾经无数次那样。 

    然后他说“杀了我” 

    棋盘下的暗格里放着一把名为恨生的软敛,可是这一次,少年握着剑的手却很稳。 

    温若寒神功已成,离飞升一步之遥。但是他没有办法飞升,因为此方天地根本不足以再支撑一位修真者飞升。 

    天道容不下他。他一直都知道。 

    “可那些宵小,又何配取我性命?”他说这话时仍然狂妄,却又带着一股无可奈何。 

    他说“杀了我” 

    于是利刃穿心而过,少年抱住即将死亡的长者,无声地红了眼眶。 

    温若寒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他想问他的小瑶儿踩着他的尸骨一步一步走上高位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想问他悔不悔?……那些年过的好不好?他想问他知不知道前世自己的魂魄其实一直跟在他身旁。 

    可是这些其实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看他的小瑶儿避开其他人偷偷为自己立了一座坟。他看着他在金家忍辱负重一步一步爬上最高位。甚至到最后他还亲眼目睹了他那一份隐晦的,绝决的告白。 

于是爱也好,恨也好,通通一笔勾销了。 

从头到尾,那个少年郎连他的心意都不懂。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说“其实有想过为你改名温瑶” 

    可是后来发现,还是温夫人好听些。 

    但是这些又何必让他知道呢,又何必让他带着愧疚度过余生?他的小瑶儿,本不该为这些俗事所扰。 

    孟瑶把温若寒葬在他的竹居旁,还专门请了僧人来进行超度。 

    没人知道他那时在想些什么。 

    “便是这里了”少女的声音将他从回忆里唤醒。 

    他们身前是一座坟,孟诗的坟。 

    蓝忘机看到那人时,他正跪在坟前端端正正地行大礼。 

    他与孟瑶相见的次数实在不多。 

    第一次见面时,便是在岐山。孟瑶打开伏魔殿的大门,从阶上向下看去。长衬上开出赤红的花,硬生生将九天星君拉入凡尘之中。旁人祝他从此前途无双,名扬四海。只有蓝忘机看到那人眼眶微红。 

    心口不知怎的也感到有一丝泛酸。 

    第二次见面是在金家举办的百凤山围猎,他远远望见孟瑶捧在怀里的那只狐狸变成个盛妆佳人,狐尾勾上那人的手腕“妖女是做甚的?妖女就喜欢将你这等仙君拽入红尘中,沾上烟火气。”那人轻斥了一声便不再开口,眼里的迷茫与无措叫含光君心口一疼。他其实有些嫉妒那只狐狸精,嫉妒她在那人难过时可以陪在身旁。 

     第三次见面是在夜猎途中。含光君负了伤,于是被孟瑶带入竹舍。那只狐狸已经不见了。他惊讶地发现无论是对方奉上的茶饮还是饭菜,皆是兄长所喜爱的。再想到兄长寒室那幅饱含情意的画,含光君莫名觉得有些荒唐。谁又能想到蓝氏双壁竟会爱上同一个人? 

    往后他便不曾见过对方了,未曾想,久别重逢,故人依旧,旧情如故。 

    名唤桃夭的少女将孟诗葬在了城效一棵槐树下,孟瑶起身时,有朵槐花落在他身上,他用手托起,目光温柔的不可思议。 

    他如今,算是孟诗的什么人? 

    他曾在观音庙里死过一次,而那观音的面容肖似孟诗。 

    他从前无数次想着若是一切能够从来,必定要在一开始就带着孟诗,远远地躲开这一切。 

    一个人在世上,总归需要将一部分感情给于他人,又希望只能从他人那里收获一部分感情。哪怕是曾经有过,也能在未来,在某个困境之中带来力量。因为你知道这份感情一直都在,没有离开,也没有改变。 

    我们通常把它称之为爱。 

    金光瑶就是孟瑶,经历过的一切都不会再改变。到最后,在他心中,所剩下的那一份感情只有来自母亲的。 

    可是,他如今算是孟诗的什么人呢? 

    这个问题他曾经想过很久,到最后惶恐的将压在心底最深处,不敢再去触碰。 

    如今想来,他不过是一个过路客。 

    不过是个过路客而已。 

    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引得他们动心? 

    他微微颔首“含光君” 

    金光瑶知道金凌是重生的。 

    其实伪装的再好,那双眼睛也不像是一个孩子就会有的。 

    缺爱的人会抓住他们心中认为唯一的救赎,这算感情往往容易变质。 

    比如金光瑶对蓝曦臣,姿态放的那么低,到最后呢?所以在敏锐的察觉到今生那人对自己动了情后,就是不动声色的疏远。他实在是怕了。他更怕的是自己再次陷进去。 

    伤人伤己,徒添伤心泪。 

    又比如……金凌对金光瑶。从前被违背伦理的禁忌感所包围,一面渴望又一面躲避着自己小叔叔的亲近。后来白牡丹成了白月光,成了求而不得,成了难以割舍,甚至是夜深人静时难以启齿的梦。 

    是了,他们之间的那些温存就像是一场梦。 

    一场十六年的梦,终究抵不过现实。 

    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与妻子相敬如宾,如同世人眼中他的外公和外婆一般 

     

        如同他的舅舅和舅母。 

    有句俗话怎么讲来着?外甥肖舅。 

    果然如此。 

    “小叔叔!”金凌一个飞扑跳到孟瑶怀中,身后跟着金子轩与江厌离。众人也懒得去改他的称呼了。 

    “阿凌好想你呀。” 

    “我也想阿凌呀” 

    『沈遇安:贫道掐指一算,这个小孩不简单。 

       莳浠:怕不是老黄瓜刷绿漆。 

       江芜:瑶瑶身边怎么都是…… 

       妲己:小孩子后面那个,呸,那群穿白穿黑穿紫穿蓝的,他们馋你身子,阿瑶,他们下贱。 

    沈遇安:他们要是不馋的话,他们太监。』 

    趴在人怀里的金凌(自以为)小小声地说:“小叔叔下次可以换件别的颜色的衣裳吗?” 

    金光瑶以为他说的是金家校服。 

    其实不是。只是因为他想通了之后看什么都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那些事都不足以影响到他,不足以入他的眼。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与人间划了一道清晰的界限。 

     再加上他重生以来偏好穿月白衣裳,看起来变格外漠然。甚至于不近人情。 

     席间泽芜君误饮了一口酒,只是浅浅的一口,但是他看过来的那个眼神,孟瑶觉得要遭。 

     等到与泽芜君一同进入客房时,他已经丝毫不慌了,甚至还有点想听听对方能够说出点什么来。 

     有一说一,仙门第一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尤其现在他还双颊染红,眉目含情。 

    某只颜狗真情实感的心动了那么一会。 

    然后替对方重新又将抹额系好,动作熟练的过分,也温柔的让人想落泪。 

   “为什么?” 

    不仅仅是他,门外悄悄的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想听听理由。 

    “因为在下是曲江临池柳啊” 

    莫攀我,攀我太心偏。 

    我是曲江临池柳, 

    者人折了那人攀, 

    恩爱一时间。 

    孟公子又走了 

    就像当初他来那般,悄无声息。 

———————————— 

这个故事吧,其实写的蛮赶的。再加上我高估了自己,所以其实还有很多语言没有提及或者没有办法完美的表达出的那些情与事。 

聊天群,这个设定看着很鸡肋。其实就是想找一个能够让他存在的理由罢了,然后就是,他迷茫无措时也有已经从那些情阿爱阿的路上走过的前辈来指导,或者说有人能够给他一个依靠哪怕只是像文中轻轻地用尾巴勾住手腕。总好过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在黑夜中心死。 

然后有一个细节,最后定稿的时候因为放在文中很突兀所以我删掉了。大致意思就是金光瑶在群聊里面问什么是爱?然后苏妲己告诉他爱就是大王明知妾是狐,仍愿陪妾胡闹。爱是妾最后与大王在摘星台时,至今想来仍不悔。但是她同时又告诉金光瑶爱不是一切。 

好像很多cp都提及到了,但是没有深入。简而言之这一篇文章很垃圾,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评论(38)

热度(108)

  1. 南栀北宸all瑶all大逃猜 转载了此文字
    让我看看有多少人猜出我了